愚公移山,移的是什么山?

来源:admin日期:2021/02/06 浏览:126

先秦典籍《列子》记载了一个寓言故事:

90岁的愚公居住在河南山区,一开门就是太走、王屋两座大山,交通阻隔,压力山大。

愚公不认命,带着一家老幼凿山开路,想要使道路直通山的迎面。隔壁村的智叟取乐他太傻,说凭你风烛残年的力气,连草木都动不了,还能拿山上的土石怎么办呢?

愚公长叹道:

“即便吾物化了,还有儿子在,子又生孙,孙又生子,无穷无尽,可是山不会添高,还怕挖不屈它吗?”

故事的末了极具浪漫色彩:上苍深受愚公感动,派二神背负二山,投于朔东、雍南。

这是古代先民的美益幻想。

实际上,太走山照样挺直在晋、冀、豫三省交界处,但愚公的精神永世不灭,他的心愿早已被后世实现。

1. 巍巍太走八百里

中国的组织地貌,总体上分为由西向东渐次降矮的三大阶梯。在黄河北岸,从平原向高原的当然转变,由第三阶梯向第二阶梯的当然一跃,就是太走山脉。

太走山,位于中国地形第二阶梯的东缘,西接黄土高原,东临华北平原,北首北京西郊的西山,向南一向延迟至河南、山西交界的王屋山,与中国南北分界线上的秦岭衔接。

自古有“八百里太走”一说,太走山纵长约400公里,呈东北—西南走向,总体山势北高南矮、东陡西缓,山脊平均海拔1500-2000米。

图片

八百里太走山,是山西、河北、河南与北京四省市的界山,是华北平原和黄土高原、中国半润湿区和半干旱区的分界线,也是最能代外华北,甚至代外中国北方的山脉。依照当然地理与人文意义的划分,逶迤连绵的太走山又被分为北太走、西太走与南太走。

图片

大体上看,太走山位于河北省境内的片面,叫做北太走,山势高耸陡险,太走山主脉之上的最高峰,海拔2882米的幼五台山雄踞于此。

图片

西太走,则位于山西省境内,是典型的高原地貌,黄土遮盖,尘土飘飞,却蕴藏着雄厚的矿产。

位于河南省境内的片面,是南太走,因流水的润泽而形成雄秀的当然山水。河南科学院地理所所长冯德显说,太走山,把最美的一段给了河南。北方山水自有别样的宏伟,不像江南山水那样氤氲着灵气,但在6亿年前,太走山也是一片汪洋大海,后经燕山行动、喜马拉雅造山行动等演变而徐徐隆首,才形成古太走山。

距今二三百万年前,太走山再次大周围仰升,添上河流的切割作用,最后形成今日太走山的地形地貌。

太走山的仰升,也造成了太走山以东盆地的不息沉陷。这栽地质组织的一正一负,使西边不息地削山移土,东边不息地填海成陆,正本东临大海的太走山东麓成为陆地。

所以,有学者认为,太走山是华北平原的“母地”。异国太走山,也就异国华北。

北宋时,沈括登太走山,在山崖间发现一些海螺贝壳,指出:“此乃以前之海滨,今东距海已近千里。”

这是中国古代学者对太走山区化石与地质学的早期意识,当代钻研已经证实了沈括的论断。

2. 天下之山,莫大于太走

想要理解愚公的心愿,先要读懂太走山。太走山山峰林立,沟壑纵横,是自古以来中华各民族从北去南、由西入东的必经之路,如联相符道当然的长城。

在大当然的鬼斧神工下,挺直如削、连绵不绝的长崖犹如城墙。红色嶂石岩组成山体的下部,白色石灰岩组成山体的上部,两者结相符,在峰峦之间形成一个汜博的“平台”,如城墙上的砖石地面。南太走山的乡下就多荟萃分布于这栽面临深渊的平台上。

对于华北平原与中国首都北京而言,太走山也是一道主要的生态屏障,其对夏日风有清晰的阻滞作用,华北的迎风坡降水较多。同时,黄土高原东部河流经太走山流入华北平原,汇入海河,润泽万物生灵。河水流过太走山,深深地切入山脉强硬的基岩,造就另一大绝景——曲流峡谷。太走山是中国“曲峡”最为发育、最为壮不益看的山脉。

与许多东西走向的山脉迥异,太走山不是大江大河的分水岭。一些周围较大的骨干河流,如发源于平遥的沁河、发源于晋城的丹河、发源于大同的唐河、发源于忻州的滹沱河、发源于长治的浊漳河、清漳河等,从高山流入平原,具备富强的势能,溯源腐蚀作用较强。河流以出山口为尽头,不息下切腐蚀,一路“切穿”太走山主脉,由此形成的峡谷幽深、壮美、九曲回肠、百折千绕。

在山光水色的滋养下,太走山照样一座丰沛的当然资源宝库,拥有物栽多多的生态群落。这一地区盛产核桃、柿子、花椒、党参、山萸等土特产品,其中,核桃、花椒、柿子被称为“太走三珍”。山西平顺县、代县、阳城县与河北涉县等地,都倚赖各自的名产而著名海内外。

除了物栽众多的生物资源之外,太走山区也是“煤铁之乡”,矿藏资源达40多栽,煤、铁资源尤为雄厚。至今,太走山地区山西长治市铁矿探明储量为1.4亿吨,晋城市为6200多万吨,品栽有赤铁矿、硫铁矿、菱铁矿等。另外,还有大量大理石矿土分布于平顺、壶关等县,硅石、石膏等资源分布于沁水、襄垣等县。

太走山以此有力地声援了中国当代化建设,深藏功与名。无言的太走山养育着中华子女,居高临下地向东鸟瞰华北平原,以太走八陉连通四方,被誉为“天下之脊”,而谈及太走山的地位,不得不说那一座座雄奇壮丽的山峰。

图片

北京西山,位于太走山最北端,拱卫着北京城,自古有“神京右臂”之称,也是京城文人雅士云集之地。香山红叶、西山晴雪打动了多数匆匆过客,从曹雪芹到梅兰芳,满载雅致的悠久。

五台山同样雄踞于太走之北,位于山西省东北部,属太走山支脉,为吾国佛教四大名山之一。

五峰挺直,峰顶平整如台,自东汉迦叶摩腾、竺法兰到此弘扬佛法,近2000年以前了,五台山每一处砖瓦倾诉着历史沧桑。抗战期间,五台山是抗日军民开展游击战的主要根据地,佛教的出世与入世,在此完善交融。

河北也著名山。在太走山东麓,位于河北保定的天神山(大茂山),曾经在1600多年的时间里拥有五岳之一的“北岳”头衔,直到1660年清朝顺治帝下旨,将北岳的祭祀地移到山西大同浑源县,天神山才被褫夺“北岳”之名。天神山现在名声不显,在古代却是当之无愧的名山,其山峰看之众多如海,唐代贾岛在《北岳庙》中写道:“岩峦叠万重,诡怪浩难测。”

太走山的南部边缘,河南焦作的云台山,因常年云雾缭绕而得名,表现南太走独有的艳丽。云台山具有稀奇的北方岩溶地貌,曾入选首批世界地质公园,拥有亚洲落差最大的瀑布——314米的云台天瀑。前人早已发现此处的当然景不益看,魏晋名士“竹林七贤”曾聚于此。

太走山大峡谷之迥异凡响,更不失神于这些千古名山。太走山峡谷系以拒马河、滹沱河、漳河、沁河等以及太走八陉为脉络。在南北长600公里、东西宽250公里的周围内,峡谷纵横分布,以山西省陵川县王莽岭、壶关通天峡、河南辉县八里沟峡谷、宝泉大峡谷、邢台峡谷群等为代外,气势恢宏,如联相符扇扇时空之门。身处其间,侧耳倾听,铁马冰河入梦来。

3.太走八陉,金戈铁马

论名气,太走八陉犹如比秦岭古道矮调太多。说到秦岭古道,许多人都清新明修栈道、黑渡陈仓的历史故事,都会为诸葛亮出祁山扼腕叹息,都能背几句李白的《蜀道难》,但对太走八陉[xíng]的印象,显得生硬多了。

太走八陉,是自古以来穿越太走山东西两端,连接今山西与河南、河北、北京等省市的八条交通要道。

这八条横穿太走山“巨墙”的褊狭通道,是前人行使诸多河流穿走形成的峡谷,开辟出的河谷通道。开拓太走八陉,是华夏先人有如愚公般的壮举,也只有走过太走八陉,才觉柳黑花明又一村。这是各地驴友喜欢益的徒步路线。

唐代诗人李白被倾轧出长安后,喝着闷酒向东而走,来到了太走山,在八陉之前徘徊。他在《走路难》中写下:“欲渡黄河冰塞川,将登太走雪满山。闲来垂钓碧溪上,忽复乘舟梦日边。”

在李白出生500年前,一代枭雄走至太走山,亦心有戚戚焉。

206年春,曹操带兵讨伐袁绍余部,冒着凛冽的寒风翻越太走八陉,深感太走山的巍峨崎岖,感慨连年征战、人疲马乏。

他在《苦寒走》一诗中写道:“北上太走山,艰哉何巍巍!羊肠坂诘屈,车轮为之摧。”

图片

历史上对太走八陉的排序,清淡是把最南边的轵[zhǐ]关陉行为第一陉,以最北边的军都陉为第八陉。

军事史上,历代名将从八陉用兵,常有出奇制胜的终局。轵关陉,也称为“轵道”,先秦时,轵关陉从轵城(今河南济源轵城镇),经封门关、铁刹关,直到晋国都城新绛(今山西侯马市),走程200公里。在轵关陉北面的“太走陉”,也称“羊肠坂”,从今河南沁阳市北向,经水南关、大口隘、天井关、壶关等名关,向西直到兵家必争之地上党(今山西长治市),走程也约200公里。

第三为“白陉”,从今河南辉县市,经过紫霞关、大河关,直到秦赵古战场长平(今山西高平市)。

此三陉,在战国时期上演了一场阳世惨剧。

《战国策》记载:“秦下轵道则南阳动。”

秦军东出,一定经过太走八陉。公元前264 年,秦将白首率军出轵关陉攻占韩国野王邑(今河南沁阳市),从中堵截了太走陉,以此阻隔韩国通去上党的交通,上党郡守冯亭遂将上党献于赵国,引发秦赵两国之争,长平之战爆发。

这场耗时三年的大战,以秦军制服赵军告终,赵国四十万士卒惨遭坑杀。

宋代的苏东坡称上党盆地为“天脊”,其位于太走山、太岳山、中条山的中心,浊漳河从中流过,掌控着整个晋东南,战略意义极其主要。这正是秦赵为之争得头破血流的因为。

山西高平市的长平古战场遗址,仍往往发现尸骨坑,中国人打扫这片战场,足足扫了两千多年。有别于秦帝国兴首过程中的残酷,白陉不遥远的太走八陉第四陉“滏[fǔ]口陉”,却有一个浪漫的别称——风月关,

其主要位于今河北省邯郸市,可经由这条路,从河北临漳通去山西长治。

第五陉是太走八陉中的“高速公路”——井陉,也是八陉中最为主要的一条。井陉主要循着自西向东横穿太走山主脉的桃河—冶河及其支流的谷地,以及由太走山西流入太原盆地的白马河—潇河谷地组成,大致上是从今河北石家庄市井陉县境内西向,经过土门关、娘子关,到今山西阳泉市,再去西,可直达太原。

井陉连接沃野千里的华北平原与汾河盆地,其主要地位不言而喻。

井陉也被称为“秦皇古驿道”,堪称秦汉时期的国道。中国当代地质学泰斗丁文江认为,这是太走山里唯一可走大车的路。秦首皇与井陉的故事却令人唏嘘。公元前210年,秦首皇东巡途中暴毙,随走的赵高、李斯拥立胡亥即位,秘不发丧,将首皇帝尸体与几车臭咸鱼一首议定井陉运回咸阳。

之后,秦帝国占有在首义的浪潮中。

第六陉是“飞狐陉”,从今河北省涞源县北,通去张家口市蔚县,是来去于华北平原与山西高原、蒙古草原的要道。1209 年,成吉思汗役使蒙古铁骑伐金,先从北边的居庸关攻打而不得入,后来南下经飞狐陉,与关外大军内外相符兵,杀入中都(今北京),进一步息灭金军精锐。几年间,蒙古军以排山倒海之势横扫金境,“破九十郡,所过无不残灭”,金人不得不献出妇女和金帛乞降,末了在宋蒙联军的讨伐中走向衰亡。

七为“蒲阴陉”,清淡认为在今河北省易县的紫荆岭上,以紫荆关为节点,连接涞源和易县,向东可抵达华北平原,向北可退守北方游牧骑兵。

太走八陉的第八陉为“军都陉”,从今北京市西北之居庸山,向西北经居庸关、张家口市怀来县、宣化区,到达张家口张北县(古代又称无穷之门),因居庸关古称“军都关”而得名。军都陉是古代出燕赵去去塞外的咽喉之路,多为农耕民族与游牧民族交战的战场,现在已徐徐潜伏在历史中,而行为北京北大门的居庸关,名气早已盖过了整段军都陉。

与之相对的,若从蒙古高原进犯北京也能够走这条路。1449 年,蒙古瓦剌首领也先辈犯大同,迷之自夸的明英宗御驾亲征,兵败后沿军都陉后撤,在土木堡(在今河北省怀来县)沦为俘虏。也先挟持明英宗后,敏捷兵临北京城下,多亏明朝大臣于谦指挥若定,打赢北京保卫战,逼退也先的大军,保住了明朝。

明亡,也是亡在了军都陉。1644年,李自成进入山西境内,连陷太原、大同,从军都陉过居庸关进抵北京。京城屏障尽失,几日之间就被占有,崇祯皇帝上吊自戕,明朝衰亡。

千百年来,太走八陉既是太走山区最早的省际通道,也是主要的军事重镇。尤其是明、清定都北京后,

围绕京畿,在太走山周围形成了一道“内长城”,与外长城形成一道双保险。

在太走山上,还有更深藏不露的迂腐长城。河南新乡市的魏长城遗址,距今已2300年。这是战国时,魏国为退守赵国构筑的边境要塞。去事越千年,太走山上的金戈铁马,记录了历代王朝的兴衰存亡。

直到近当代,浩如烟海的雄关与要道,仍在太走山上谱写着铁血的铁汉史诗。1937年,日军周详侵华,

一连突破内长城一线,气焰猖狂地向太原进军。生于太走山东麓河北藁[gǎo]城的国民革命军陆军第9军军长郝梦龄,率部前去晋北忻口前面逆攻日军,这是拱卫太原的末了一道防线。

面对日军的强烈火力,属下劝郝梦龄退下第一线。他却坚持不退,大声叫嚷说:“瓦罐不离井口破,大将不免阵前亡!”

这场战役中,郝梦龄将军在前面作战时灾害被日军机枪扫射中弹,壮烈牺牲。他是抗战期间中国捐躯的第一位军长。

太走山上,八路军创建了敌后抗日根据地,在抗战期间打出平型关大捷、百团大战等胜仗,相等挑气。

1942年,八路军前敌指挥部遭遇日军突袭,高级指挥员左权负责断后,在山西辽县被炮弹击中头部捐躯。行为抗战时期牺牲的八路军最高将领,后来,人们把他的捐躯之地辽县改名为左权县。左权县,可追溯到战国时赵国的镣阳邑,从地形上看,是游击战中的绝佳设伏地。这座幼城,位于太走八陉的滏口陉上。太走山的故事,首终离不开这八条历经千锤百炼的古道。

走路难,走路难,几千年来,在此辛勤快作、不懈起义的民族,于大当然之外,授予了太走山另一栽意义,这是愚公般的精神,也是太走的精神。

4.太走山下路,荆棘昨来平

在愚公移山的故事中,搬走二山的方案益似异想天开,却有一栽人定胜天的豪迈气派。

世代居住于太走山的人们,与愚公相通心怀着诗与远方,也有同样的一股韧劲。

终于,他们议定凿山开路,“打通”了太走山。太走山多绝壁。刀劈斧削的直立绝壁上分布着不少乡下,无法构筑环绕而上的盘山公路,所以老平民有了一个稀奇构想。河南省新乡市辉县的郭亮村,是汉代一个叫郭亮的农民首义师将领所建,至今已有2000年旁边的历史。

自古以来,

郭亮村居民永久过着与世阻隔的生活,安逸自在,但那时代转变,对大山之外的憧憬,逐渐在新一代村民心中苏醒。

郭亮村要通去山外,得有一条公路。自1972年最先,在郭亮村13名壮士的带头下,村民挥首铁锤,历时五年,用人力在山崖间开凿出了一条长1250米、宽6米、高4米,能够通畅汽车的隧洞,并顺当通车。开凿时,村民们还用当然石柱撑持廊顶,给这条隧道留了“照明窗口”。从此,村民下山,再也不必攀爬崎岖的绝壁。这条路在峭壁上若隐若现,如挂壁上,便有了“挂壁公路”的美称。

除了郭亮挂壁公路,太走山中还有6条开凿于绝壁上的挂壁公路,

包括:

河南辉县回龙村挂壁公路;

山西陵川锡崖沟挂壁公路、

昆山挂壁公路、陈家园挂壁公路;

山西平顺虹梯关挂壁公路、穽底挂壁公路。

太走山子女,靠本身的双手,打造出了世界筑路史上的稀奇。

铁路时代开启后,太走八陉主要性不复以前,逐渐成为风景名胜。火车轰鸣声回荡在山谷间,背后也是一段艰辛的征程。

100多年前,工程师詹天佑勘测定线,带领工程队打造了中国人自走设计和建造的第一条铁路

——京张铁路。

詹天佑最初的设计,是由北京穿越太走,直达张家口。可那时的技术无法克服这道窒碍,大清要亡了,也办不走大事,京张铁路只益沿着正本的军都陉向北走,每列火车要经过青龙桥站换车头,沿“人”字型铁路折返,在今日看来,费时费力。

半个世纪后,詹天佑屏舍的方案终于得以实现,那就是今天连接北京丰台区和河北怀来县沙城镇的丰沙线。丰沙线横穿太走山,穿凿67座隧道,架设81座桥梁,此后成为晋煤外运的主要通道,堪称中国铁路史的里程碑。

从1952年施工,到1955年通车,为构筑这段105公里的铁路,统统有108名工人捐躯,平均每一公里就有一人倒下。进山的第一个隧道前,至今挺直着一块丰沙铁路烈士祝贺碑。

在太走山中去复穿走,不再是一场总论。

除了铁路,还有多条干线公路沿着太走八径的遗迹,穿越山脉,连通晋、冀、豫三省。与以去迥异之处在于,穿山的路不再“绕曲曲”,而是“怼以前”。

石太(石家庄至太原)铁路上,贯通山脉的太走山隧道,为现在国内中程第三的隧道(仅次于青藏铁路的新关角隧道、兰渝铁路的西秦岭隧道),下走线全长27.839公里,上走线全长27.848公里,也是中国人穿越太走的代外作。

近日开通运营的太原至焦作高速铁路,同样穿越太走山山脉,桥隧比高达71.01% 。这段铁路与河南郑州站相连,将成为首条直通太走山的高铁。

太走山间,一条条隧道、桥梁极大地挑高了施工难度,但中国人再次跨越天险,跑赢了时间。

有这么一句话,中国有两大怪杰,工程师与工人,一个敢想,一个敢干,有他们在,异国干不走的工程,

图片

图片

消息截图,来源网络

愚公面对智叟的奚落时说,子子孙孙,无穷匮也。时至今日,太走天险明达途,冀之南,汉之阴,乃至不着边际,再无山川阻隔。一个民族的勤快与聪颖,永世镌刻于太走山上。

参考文献[清]顾祖禹:《读史方舆纪要》,中华书局,2005;秦国强:《中国交通史话》,复旦大学出版社,2012;李保国:《生态经济沟建设理论与技术:以太走山为例》,科学出版社,2015;聂作平 :《太走山:把最美的一段给了河南》,中国国家地理2008年第05期;卢毅然:《太走山东麓:一条“盛产”古都的大走廊》,中国国家地理2015年第02期;安介生:《从历史地理看太走山精神与民族兴首》,山西大学学报(形而上学社会科学版)2019年01期

0